免费发布您的软件作品
当前位置:格子啦 > 小说漫画 > 掌门人不高兴小说by西淅在线阅读

掌门人不高兴小说by西淅在线阅读

掌门人不高兴小说

类型:漫画小说

大小:9.53MB

版本:1.4

姜蘅穿越到了一本重生女强爽文。在这本书里有个神秘大佬,腹黑无情,性格扭曲。她穿成了……大佬未来的情人,早死的貌美菟丝花!哎,反正自己是个短命鬼,当然是怎么嚣张怎么来!她开始收小弟,当大哥!没成想到忠心耿耿的小弟意外被豪门找回,一转身,改了个大佬一样的名字!

推荐阅读指数:★★★★★

注:建议大家到正版授权网站观看小说内容,支持原作者。为了保护版权,本站不提供免费阅读,只推荐小说名称及作者和小编对作品的一些个人见解,仅供大家参考。

  时值七月,这是一年最热的时候。

  逐渐高升的太阳让山间晨雾褪去,青山绿水间,一百多栋木楼依山而建。

  从河边一直蔓延到山腰。

  沾了露水的青石板小道上,布满了斑斑点点的青苔。早去上山采药的苗女已经回来了,挽起裤脚趟水过河,身上的银饰叮当作响。

  背着包走下来的林宛央在河边驻足,笑着和姑娘们打招呼。

  浆洗衣服的阿婆抬起头,笑着问:“阿央你要出寨?村长不是说要等下个月你才去上大学吗?”

  昨天林宛央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,山寨就一百来户,能考上大学的年轻人不多,大家都很高兴。

  师徒俩不是苗寨人,但是十几年的相处和睦,寨民也不把他们当外人了。

  林宛央:“阿婆,我有事,所以得提前走。”

  阿婆问:“那你师父回来了吗?”

  “还没呢。”

  “都半年了吧,以前也没见他出门这么久,阿央你一个人去大城市要特别小心,有什么困难就打电话回来,阿婆和村长会帮你想办法的。”

  林宛央微微一笑:“我会的,阿婆你也多注意身体。”

  林宛央跟着师父在苗寨长大,她没有见过自己的亲生父母,她的养父母住在几十公里外的古镇上。

  这两年旅游开发,古镇来了不少游客,倒是少了几分往日的神秘,日渐繁华了起来。

  养父母说林宛央是多年前,他们外去地务工的时候,在路边捡回来的。

  两个人没孩子,把襁褓里的婴儿带了回来。

  夫妻俩把孩子养到五岁,就发现不对劲了。

  林宛央能看到寻常人看不到的东西,偶尔会说出让人毛骨悚然的话。

  夫妻俩害怕,火急火燎的请了苗寨里的道士过来看。

  道士来了几次,就提出了收林宛央当徒弟,还说如果他不带走人,小姑娘怕是难长大。

  那道长名声在外,解决了当地的几件大事,算颇有威望,他都这么说了,夫妻俩惊骇之余也就同意了。

  林宛央那年不过五岁,对拜师学道没概念,她就单纯想着自己既然容易招惹鬼魂,学了以后遇事不用请别人帮忙,便懵懂入了行。

  林宛央和师父学习没两年,养父母那边就传来消息,多年无子的养母怀了孩子,还是一对双胞胎,此后她能明显感觉到,有了自己孩子后的夫妻俩态度变化。

  林宛央也没有玻璃心,毕竟血缘使然,对亲生孩子自然更亲近。

  她当时跟着师父学道,本就和养父母也来往不多,没有什么落差感。

  此后林宛央和养父母渐渐淡了,只有逢年过节才会走动,至于她的亲生父母更是杳无音讯。

  林宛央曾经问过养父母几次,关于捡到自己时候的情况,每次对方都支吾说不出所有然来。

  没有线索,茫茫人海何处找寻,她也就只能作罢。

  退一步说,把刚生的孩子扔在路边,亲生父母不要她,这说明缘分已尽,她何必有执念。

  今天是林宛央是第一次出远门。

  说起来,是因为昨天她收到了两封信。

  第一封是南明大学的录取通知书。

  第二封信是她师父寄来了,简单的报平安后,让她去接任一个门派的掌门人。

  想到这里,林宛央觉得头疼,那老头儿说得容易,几句话就让她去当掌门?!

  别人会愿意吗?

  关键现在自己联系不到人,连着回绝的机会都没有!

  她师父曾经振振有词地说,手机和其他电子设备会干扰自身磁场,妨碍修行,一直不肯用。

  要不是这么古板,对方现在也不会变成了失踪人口。

  而且如果不是这样,第二封信更不会推迟了四个月才到了她手里!

  山寨离小镇脚程快,往返也得花四个小时,邮递员每周会来一次。

  半年前她在县城中学备战高考,邮递员就把那封信给了村长,让对方转交给她。

  村长年纪大了,随手放到抽屉里就忘了这件事。

  毕竟这个年代很少有人寄书信,就是苗寨里的人,基本也人人有手机的,没事刷个微博看看视频,与时俱进。

  一直到昨天,村长给她送大学通知书的时候,才突然想起来这茬。

  这都过去四个月了,黄花菜凉了又凉。

  林宛央觉得很奇怪,怎么过了这么长时间也没有人催她,或另外的其他方式通知一下。

  这是那个门派已经另外物色了人选,还是有没有掌门其实都没差?

  不过她昨天已经联系过了信里留下的号码,告诉对方自己今天会晚上八点到省城。

  那边的人虽然语气冷淡,也说了会准点到站接人。

  林宛央决定暂时把的疑问放一放,等过去了再看情况。

  老头儿平时挺靠谱,既然让她去就有一定道理……吧?

  她在心里这么安慰自己。

  ……

  火车站人头攒动,自从当地政|府开发旅游产业后,这个少数民族聚集地迎来了全国各地的游客。

  暑假是客流的高峰期,游客里年轻的面孔居多。

  林宛央拿起从安检仪出来的包准备走,下一秒就被工作人员拦住了。

  安保一脸谨慎的问:“你有带管制刀具吗?麻烦到旁边开包检查。

  走山路拖行李箱不方便,林宛央背了个登山包,里面是衣服和一些必备品。

  她配合地走到旁边,拉开拉链把手伸进包里。

  安保和旁人看着这样的动作,都退后了两步,变得谨慎了起来。

  想到最近的恶性新闻,害怕人掏出什么凶器……

  林宛央从背包里拿出一把剑,递给安保,“是这个东西吗?应该对人够不成伤害。”

  她这把剑虽然可以说是大杀器,却不是针对人。

  安检和旁人看过去,是把铜钱做成的剑,用红线绑在一起,大约30厘米,有几分古朴之气。

  这样的剑自然是伤不了人,刃都没有,切菜都不好使。

  说真的,有些像是电影里的道具……

  安保检查无误后放行,旁人也松了口气。

  真是吓死人了,看不出来这小姑娘的爱好有些离奇啊。

  ———

  何佳佳和几个朋友来古镇旅游,这边山清水秀,群山环绕隔绝了暑气,可以说是个天然氧吧。

  习惯性了大城市的快节奏生活,来了这个小镇玩上几天换换心情挺好,离别之际她有些不想走了。

  同行的朋友都玩得很开心,除了身体不太舒服的姚暮。

  何佳佳叹气,姚暮的身体素质向来很好,还是学院篮球队的主力,这次大约是水土不服。

  对方最近几天对方都在房间休息,没什么精神。

  几个朋友都已经上了火车,她是突然想喝饮料跑去买,这才落后人一步。

  何佳佳最后看了眼拿出剑的人,皱了皱眉,快步往前。

  卧铺每个隔间有六个床位,他们一行刚好五个人,所以就剩下的右边上铺的人还没有来。

  何佳佳的运气不错,位置在左边的下铺,下面空间要大很多,相对要舒服些。

  姚暮刚好在她对面,对方依然没什么精神,躺了床上睁着眼睛听人聊天,整个人奄奄的。

  何佳佳放下包,边分零食边说:“你们刚才没看到,有个女的被安检拦下开包检查,她居然带着把铜钱做的剑,看着渗人。”

  “古钱剑?听说能辟邪,不过这个年代还有人搞封建迷信啊?”

  “我来的时候查过很多攻略,这边根本没有网上说的那么神秘,这一路不是挺正常。还有随身带着铜钱剑也太奇葩了,都二十一世纪了,这些糟粕应该舍弃的嘛。”

  林宛央走进来,刚好听见了这几句。

  她摸了下鼻子……这应该说得是自己没错了。

  ?

  何佳佳准备继续说,抬头就看到走进来的人,然后话卡在了喉咙。

  这是安检站在自己前面的人,背后议论被当事人撞破她觉得有些尴尬。

  其他只是听到脚步声,也都看了过去。

  来的是位年轻姑娘,个子高,青衣白裤,长发挽了起来,头上插了一只木钗,胸前戴着把锁。

  这身打扮倒有几分脱俗的味道,最近几年这种极简的穿衣风格颇为流行,叫什么‘森林系’。

  只是很少有人穿得这么好看。

  周天觉得自己被种草了这个风格!决定待会儿去网上搜索下,有没有同款。

  “你也是去宁市的吗?”周天笑着和人搭话

  林宛央点头:“是啊。”

  “那可真是巧了,我们是宁市的大学生,来这边旅游的,你是本地人吗?”周天又问。

  她性格活泼,有些自来熟,和谁都能聊上几句。

  “对的,我是本地人。”

  林宛央把包放到行李架,准备上床休息。

  现在是中午12点,八个小时后才到宁市,她决定睡一会儿。

  林宛央昨天晚上基本没合眼,急着要走,连夜收拾了行李,而且想到短时间内自己和师父都不会回去,所以要做些准备。

  何佳佳见人爬到了上铺,松了口气,这才压低声音说:“这就是我刚才说得随身带着剑的人。”

  “啊?不太像啊!”

  “不会吧……”

  几个人皆是一脸诧异,对方看起来很正常啊,而且还养眼,不得不说,少数民族的姑娘还是挺多漂亮的。

  当事人都在这儿,他们再说什么不太好了,很快就换了个话题。

  ---

  姚暮最近一个多星期都睡得不安稳。

  只要闭上眼睛,就觉得胸闷喘不过气,而且睡醒了比入睡之前还累。

  因为这样,这段时间他都强撑着尽量避免睡觉。

  耳边的说话声渐渐模糊,睡意袭来,姚暮撑不住闭上了眼睛。

  睡梦里,他的眉头慢慢的皱了起来。

  ———

  林宛央睁开眼,不对劲!

  她一只手扶着围栏跳了下来。

  正在打牌的几个人目瞪口呆,还没来得及反应对方的高难度动作,就看到林宛央上前,一把拽住了躺在床上姚暮的手腕!

  下一秒,粗暴把对方拽了起来。

  这些动作一气呵成。

  何佳佳一脸震惊,着急地问:“你在干什么?你疯了吗?”

  难道是因为刚才几个人的话,所以想不通决定追究?

  周天:“姑娘,你有话好好说……别动手。”

  被拽着从床上坐起来的姚暮,突然睁开了眼睛,火车上空调很低,但是他的额头全是汗。

  林宛看着人问:“你最近一直睡不好。”

  姚暮怔了下,点头:“是啊。”

  等等,这个人怎么知道的?

  姚暮深呼吸了口气,就在刚才他突然从那种难受的状态里,一下抽离了出来。

  梦里面身上压着的东西瞬间消失了。

  林宛央目光停留在对方右边小臂上,她找到了症结。

  就是这里萦绕着黑气。

  这些寻常人看不见的黑气,吸引了那些东西。

  那东西已经走了,大约是附近的游魂。

  姚暮右边手臂上有一个刺青,从图案上看,应该是某种小众的文字。

  林宛央放开手,又问:“你想一下,是不是刺青后,就开始有不太对劲的地方。”

  经过人提醒,姚暮反应过来了,还真是从刺青店出来后,才开始不对劲!

  对这样说起来,自己是出门旅游前就开始不舒服,情况一天比一天严重而已,这根本不是水土不服!

  他自问一直是那种心里没负担的人,平时可以一觉睡到大天亮的。

  现在他被人点破,姚暮心里有些冷,肯定了这绝对不正常!

  姚暮问:“所以,这个刺青不对劲吗”

  林宛央仔细的看了看,“这好像是梵文,你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吗?”

  “我不知道,我表弟帮我选的图案,说很有个性的。”

  想到自己最近像是熬鹰一样不敢睡觉,姚暮顿时怒火中烧,他回去非得问个清楚。

  林宛央点头。

  刺青又叫作‘涅’,很多年轻人喜欢,这本来没什么问题,除非纹的图案出了错。

  ‘纹龙不过肩,纹虎不下山,观音闭眼不救世,关羽睁眼必杀人!’这都是有讲究的,如果出错很容易招来祸端。

  林宛央转身,把行李架上的包拿了下来,手伸进去摸索东西。

  几个人对视了眼,这……难道是要拿出那把剑?

  现场开始跳大神?

  林宛央摸出了一个叠成三角形的护身符,递给已经从床上站起来的人。

  “我这里有护身符卖,能保你平安,你回去尽快把这图案洗掉,五百一张。”

  这是什么发展,几个人都怔住了。

  刚才两个人说得话云里雾里他们不懂,现在看出来了,铺垫这么久原来是推销东西。

  何佳佳语气不善的开口:“我就说了不对,这是想骗谁呢?”

  那么多人刺青,大家都没事情,这明显就是夸大其词。

  姚暮的性格不算太好,不过在学校很受女孩子欢迎,经常有人追,刚才这女的胆子太大了,直接去拽人的手!

  姚暮伸手接了过来,他仔细端详了两秒,抬头说:“好,我要了。”

  他拿出钱包,数了五张一百爽快的递给人。

  别人不知道,姚暮身为当事人却深有体会,刚才这个人拽住自己,让他从那种状态抽离出来。

  这么多天,这是最轻松的一刻。

  而且接过护身符的那一刹那,周围的注视感,突然都消失了。

  姚暮相信自己遇到了高人,他把护身符放在自己的钱包里,谨慎的又问:“所以我洗掉刺青就没事了吗,对了,这位大师?我是听说你带了一把剑……”

  林宛央说:“你这种程度,不用拿剑。”

  姚暮:“……”

  他感觉挺严重的。

  何佳佳有些不忿,他们可都是大学生啊,这也太扯了吧。

  别人把他们当冤大头!这件事说出去多丢人啊。

  不过姚暮钱都给了人,她就也不好说什么,毕竟姚暮其实不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。

  “姚暮你到底怎么呢?”旁边有人问。

  姚暮想了下说:“我也不知道,就是感觉,有人一直在盯着我。”

  何佳佳笑了下:“这不可能,你一直在客栈休息,都一个人在房间,怎么可能有人盯着你。”

  林宛央微微一笑:“谁告诉你们,盯着他的一定是人?”

  这句话说完,周围突然安静了下来。

  姚暮瞪大了眼睛,其他几个人也都呆住了。

  包厢里像是突然降了几度。

  明明窗外阳光灿烂,却莫名心里开始发毛。

  林宛央不懂刺青上的意思,但隐约能猜得出来,这应该是可以吸引附近鬼魂某种记号。

  这个人开始会精神出问题,时间久了会彻底失了心智,如果是碰到厉鬼,怕是性命不保。

  现在有了护身符,那些东西不敢近身,只要回去把标记去掉就应该无碍了。

  开张卖出去了一张符,林宛央准备接着去睡觉。

  看着对方爬上床,周天小声的问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”

  这事情和他们一直以来的认知相差太大了。

  林宛央:“我?你们不是知道吗?我是封建社会的残余、传统糟粕的继承者。”

  这是几位刚才对她的评价,林宛央说完就闭上了眼睛。

  几个人:“……”

  ———?

  火车到站,林宛央背着包跟着人流走了出来。

  她站在出站口四处眺望,那边说了,会有人来接她站。

  林宛央初次到这里,对状况也不清楚,一时半会儿还真分不清道路和方向。

 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火车站周边周围灯火阑珊,和偏远小县城相比,这像是另外一个世界。

  林宛央谢绝两个热情拉客住宿的老板,转头看到了自己的名字。

  应该说她反应过来了那是自己名字。

  一个小孩举着个纸牌,上面写着‘林汪洋’。

  昨天她在电话里告诉了对方自己名字,虽然有些微的区别,但是应该是她没错了?

  至少发音差不多?

  不过为什么让一个小孩来接自己?

  小孩子晚上一个在火车站多危险,难道门派没其他的人吗?

  林宛央一肚子疑惑的朝人走去。

  以上就是掌门人不高兴小说by西淅在线阅读推荐的全部内容了,希望大家喜欢,更多精彩小说推荐请关注格子啦下载吧!

分类 小说漫画
标签
(责任编辑:西淅)
  • 0人
      垃圾
  • 0人
      期待
  • 0人
      加油
  • 0人
      兴奋
  • 0人
      吃惊
  • 0人
      奋斗
  • 0

编辑推荐

我有话说:

网友评论
更多评论

最新小说

更多
穿成男主他老婆小说by知晚非晚在线阅读

穿成男主他老婆小说by知晚非晚在线阅读

九龙章小说by水泊渊在线阅读
夫君种田上瘾怎么破小说by心星欣在线阅读
歌之王子殿下之全才姬君小说by亓官西夏在线阅读
招摇之人生不美满今天也要努力生活小说by农夫与蛇蛇毒好毒在线阅读
红楼之熙凤日常小说by空山深处在线阅读
影后的佛系日常小说by应央豌在线阅读

相关小说

热门标签

更多
投稿
反馈
评论回复(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)X